陈先森一家是Jam非常要好的朋友,前些年偶然的机会送出了一把小小的锯子,起名曰:陈若愚。从此‘脱离苦海’过上了安逸幸福的龟生~

那么请各位看官和Jam一起瞧瞧这些年陈若愚一家的故事吧


陈先森的朋友是一个专业级玩家,有一天送来一只乌龟,说因为太凶了,在龟箱里面和谁都不待见,见谁咬谁,凶头巴脑的,把他最心爱的黄额龟“多动症”都给咬伤了,那家伙吃素,这家伙荤素不拒给啥吃啥,痛下决心,就给送我家来了。

在那之前我只见过水龟,没见过这样背上还是锯齿状,看起来跟花儿似的乌龟,觉得挺好看啊。不过反正陈先森也没跟我商量,直接带家来了。打那以后,我们全家走上了冒充爬友的不归路。

*陈若愚刚来家里 就霸气十足

带回来第一天,小家伙就开吃,一点没有不好意思,上来就吃了小半个香蕉。这家伙挺能吃啊!老公电话里给他朋友说,“胃口挺好的啊,还差点咬我手了。。。果然不是善茬。”哈哈哈,电话那头就笑说,反正你家就一个,好好养着吧,第一天就开食,和你们有缘分,不能亏待他。

我问,这乌龟公的母的啊?

啊呀这个,看这个脾气,公的吧。公的公的。

我又问,那他几岁啦?

啊呀这个,大概三岁,也有可能五岁,你随便吧。

好吧,就这样,稀里糊涂,不知公母,不知年龄,就这么着算是给收养下来了。

刚开始几个月,天气暖和,小家伙隔三差五就吃点香蕉,来点虾米。后面到了夏天,大雨之后,我们走路上还带瞧着土里面要钻出个蚯蚓来,家里那一口又要加餐了。再到后面,我在家楼下院子里面发现大梧桐树下面,经常大晚上冒出好多蜗牛啊,鼻涕虫啊啥的,天然蛋白质,有时候晚上吃晚饭没事,就和陈先森出门去抓蜗牛,经常半小时抓几十只,后面陈先森说我们不能下手这么狠,小区蜗牛都被我们抓走了,这叫破坏生态环境。有阵子我们还弄了不少青苔在家养蜗牛,开辟了第二职业。蜗牛抓回来,不敢多给他吃,一口一个不带含糊,我们逗他,就把蜗牛到处乱放,有时候放他龟背上,他没反应,蜗牛也笨,不在背上呆着,非要往下爬,一从背上下来,上去就是一口,咕咚一下,得,干掉了。

哦对了,别看这货毫不斯文吧,我们给起了个特别斯文的名字,哦哦,还有英文名。中文的这个大名儿,叫陈若愚,英文叫Roy。打那以后,我们家乌龟的名字就越来越骚气,堪比大陆偶像剧男猪脚。下次说到别的乌龟,我再给你们介绍着,别听的喷屏幕,弄湿了键盘就不好了。

陈若愚是我给想的,一开始想叫陈愚。陈先森领家来的,算他的龟儿子,跟他姓吧,而且确实傻萌傻萌的,叫愚,也很好。但是陈先森说,已经不聪明了,再叫愚,给叫笨了更不好了,我就给改了,叫若愚,就是看上去挺笨的意思。这样,反正也不算误导吧,毕竟看上去是挺笨的,哪家乌龟看上去就聪明不得了呢,是吧,哈哈,反应都慢,懒,爱睡觉,不给吃的不动弹,可不是大智若愚呢。

后面,发现隔壁一个楼栋的邻居,他们家儿子也叫“若愚”。发现打从我们家这个家伙叫“若愚”之后,这个名字还挺欢迎了,搞的我们发朋友圈,都不敢叫他大名儿了,怕邻居误解,以为我抄袭呢。

就这样吃吃睡睡的,三年过去了,送龟的朋友,从朋友变成了特别好的朋友,有事没事三不五时大家总要聚聚。我们俩也生了闺女,叫陈茁,好朋友上家来玩总要说,你女儿的名字都没你家龟儿子好听!

那能一样吗?!谁家还没有个先来后到呢!

生孩子那段日子,我老家坐月子,陈先森一个在上海,孤独寂寞冷,同病相怜吧,又拉着他那好朋友,四处找寻,给陈若愚找了一个对象。挺好,同一个品种,龟壳也是带锯齿花一样好看。陈若愚眼珠子一圈红的,炯炯的。这闺(龟)女呢,眼珠子乌黑乌黑的,又大又圆,老公给我视频说,就给他找个媳妇吧,这个样子特别中意,虽然年纪还小,当处对象了,培养感情。这不童养媳吗?!行吧!我隔着屏幕就同意了。

*陈若依是不是小鸟依人很多?

那时候咱搬家了,买了自己的房子,虽然不大,但装修没少花钱,特别用心。我们在上海有家了,陈先森寻思给龟儿子也要置办一下。也是,在家里住了三年多了,连个正儿八经的龟箱也没有给他买。春夏天就放水盆里面,冬天睡觉放纸盒子里面,垫上土自己就钻进去睡觉。

陈若愚不嫌弃,我们也没觉得不妥当。自己换了房子,由己度人,装修剩下的一点木材,我们麻烦木工师傅给随手做了一个大的木头盒子,还弄了个尖顶,远看上去,还算个小别墅的样子,陈若愚冬眠醒过来,一下子也和我们一样,住到新家来了。

*冬眠 ing

来了儿媳妇,老公又让我取名字。我张嘴就来,叫陈若依啊,怎么样?那个大眼睛乌黑乌黑的,看上去楚楚可怜,叫若依,小鸟依人的,好不好?

挺好挺好,还挺搭配,还是一个辈分的。那时候老公听德云社,老是说什么德字辈,云字辈。我们家这个就是若字辈吧!!姑娘英文名也有了,叫Zoe,那会子我在看“纸牌屋”,第二季第一集里面那个记者姑娘Zoe就被大叔推下地铁,领了盒饭了。那个心疼啊,行吧,Zoe这个名字就留咱家吧。就给陈若依了。

不过这篇文章还是要紧紧围绕“陈若愚”展开的,不能让“陈若依”给抢了风头了。我们家这个陈若愚,一点不懂得怜香惜玉。和姑娘家在一起,吃饭从来不让着人家,有时候吃的着急了,还咬她。一下子就让我们想起来她为什么来我们家了。没办法,吃饭的时候给置办了两套餐具,一人一边,谁也不抢谁的。吃饱了,他就爬水盆子里面自己霸占澡堂子,也不给人姑娘留点间。好吧,水盆也一人一个。

钻眼三年又过去了,我家闺女陈茁已经背着书包去上幼儿园了,夏天的时候,陈若愚吃东西的时候又咬了陈若依一口,给陈茁发现了,给她气的,在阳台上叉着腰教育陈若愚的视频,我也给偷怕下来了。我能看出来陈若愚是在护食,但也没真咬。他现在这个体格,这个咬合力,要是真咬,那铁定是要掉层皮的。陈茁小的时候去逗陈若愚,也给咬过,陈若愚当女儿的小指头是好吃的呢,陈先森上去吼了一句,陈若愚就放开了。还是给他爹面子,晓得了这个姑娘惹不起。打那以后再也没有咬过陈茁了。

这三年里面,我们又换了个大房子,陈若愚两口子也换到了北边阳台的正儿八经的大龟箱里面,各种晒背灯、烤瓷灯一应俱全。按照好朋友的说法,这就是豪宅本宅了。两口子平日里面和平相处,但也从没有看到爱的冲动啊。陈先森又瞎着急了。我这儿子是咋啦?好朋友来家做客,这次认认真真讨论了一下这个问题,快7年过去了,这龟儿子。。。好朋友给认真鉴定了一下,说,我告诉你俩一个不好的消息。

啥不好的消息?我俩都上火了。

你这龟儿子,很有可能是闺女。

你说啥!

就是体格很壮的那种,闺女。。。举重运动员那种。。。

你看这个尾巴,不像是公的,但又比一般的母的粗不少。

我俩。。。反正也不知道表啥情比较合适了。

*运动员在家锻炼身体

也罢,也罢。

养乌龟养出感情来了,管他儿子女儿呢。养着吧!还能给扔了吗。

就是,今年我俩不盼望生龟孙子了,盼望有龟蛋吃就不错了。

嗯,就是那啥,举重运动员生的蛋。


Jam

Jam

爬虫爱好者 reptilestar.com VX:sheng04318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