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美饲养黄缘的一篇资料

本文来自网络,原贴无法找到,本次分享来自百度贴吧的【阿Q桑】,感谢!图片来自网络!文中提及的多是台缘,配图的大陆缘供大家欣赏!哈哈。


本文讨论了黄缘盒龟(Cistoclemmys flavomarginata)的生活史,及其人工饲养和繁殖。

以前美国从台湾进口这种美丽的动物,以供宠物市场零售之需。而今,尽管直接从台湾出口而来的数量减少了许多,但仍有大量的龟继续通过香港进入国际宠物贸易。

除了宠物交易,这个物种还因由于经济发展造成的栖息地的丧失,以及中国的食品药材市场,而面临重压。虽然尚有一定数量的幸存者,但和许多其他的亚洲龟类一样,黄缘盒龟的前景也很难讲。

简介
Cistoclemmys flavomarginata曾被冠以许多俗称,包括中国盒龟(Chinese box turtle),黄缘盒龟(yellow-margined box turtle),金头龟(golden-headed turtle)以及食蛇龟(snake-eating turtle)。

它的分类学地位常有所变更。

在1863年最初描述的时候,John Edward Gray将它划归Cistoclemmys属。以后的工作者在20世纪早期则将它分在Cyclemys属,紧接着在30年代又被归入了Cuora属。晚近,Roger Bour(1980)和Ren Hirayama(1983)依据大量形态学上的证据提出,flavomarginata和Cistoclemmys属这一分化枝上的其他龟类,从种属上说,有别于Cuora内其余的种类。

尽管遭到批评(McCord and Iverson,1991),但这个假设从未受到正式的驳斥,而Cistoclemmys flavomarginata这一名字的复起多年来也逐渐为人们所接受(例如:Iverson,1985;Gaffney和Meylan,1988)。

这种龟出没于中国南部以及离岸的各处岛屿上。它曾被分为三个界限不甚明朗的亚种,(McCord and Iverson,1991):

产自台湾的指名亚种Cistoclemmys flavomarginata flavomarginata;

产自中国大陆南部,略有差异的C. f. sinensis;

还有就是来自琉球群岛的C. f. evelynae,它也曾被提议为独立的物种(称作Cuora evelynae)。

所有本文论及的龟都无法与C. f. flavomarginata相区分,因为大部分个体都是在美国境内看到的。

Cistoclemmys flavomarginata是一种体型小巧,背甲高隆的龟类。除了沿脊棱生长的奶黄色条纹,以及颜色略浅的缘盾的下缘和邻近的腹盾(那儿,围着腹甲的周边,有一圈明显的奶黄色)之外,其背甲和腹甲都呈现出一种酽丽的深棕色。

除了明显突出的脊棱,沿着肋盾还有两条断续的侧棱(一边一条)。与其它大部分的龟类不同,其背甲和腹甲之间靠韧带相连系,而非甲桥。

由于胸甲和腹甲之间具有铰链关节,可以通过韧带活动,所以它们可以将自己牢牢地闭起来。四肢的皮肤是棕色的。

头顶部为暗绿色,每一侧的眼部后方都有一条亮黄色的条纹,通向头背部。下颚和颈部则呈现为精致的杏黄色,粉红色或是黄色。

它们的前脚有五枚爪子,后脚则为四枚。

鉴别这些龟类的性别并非易事。成年的雄龟较雌龟有着更为粗长的尾巴;有时雄龟的尾部可能太粗了,以至看起来呈三角形的样子。

自然栖息环境

Mao在《台湾的龟类》一书中,给出了台湾南部一处场地的间接报告:“森林覆盖的丘陵,其侧有荫凉的溪涧和极为丰茂高大的植被。

在潮湿的岸边,植被底下,隐藏着许多这种龟类……收集到了大约上百个个体。”他也引用了Gray的话:C. flavomarginata常常被发现于稻田边的池塘里。

高达4450米的中央山系俯瞰着整个台湾岛。其沿海的低地属亚热带气候,冬季凉爽潮湿,夏季炎热多雨。海拔较高的地方则可能终年保持寒冷。

我们从国家气象局(National Weather Bureau,ROC),获得了台湾岛上三处C. flavomarginata产地的气象资料。

位于台湾东北部的宜兰,其一月份的平均最低气温和最高气温分别为13.0°C(55.4°F)和19.2°C(66.6°F),而七月份则为24.7°C(76.5°F)和32.1°C(89.8°F)。年降水量为2726 mm(107.3英寸)。

在最南端的恒春,一月份的平均最低气温和最高气温为17.6°C(63.7°F)和24.2°C(75.6°F),而七月份则为25.1°C(77.2°F)和31.4°C(88.5°F)。年降水量平均为2159 mm(85.0英寸)。

台中,位于台湾岛上较为干燥的西侧, 一月份的平均最低气温和最高气温为11.7°C(53.1°F)和21.9°C(71.4°F),而七月份则为24.4°C(75.9°F)和32.8°C(91.0°F)。年降水量平均为1710 mm(67.3英寸)。

中国大陆南部则为亚热带和温带气候。

在极少数确知是来自大陆的个体中,最北的产于中国的赣榆(江苏)。其分布范围向北还能延伸多少无人知晓,但赣榆有着炎热潮湿的夏季和严酷寒冷的冬季。

我们从美国国家气象数据中心那儿获得了赣榆的气象资料。

其一月份的平均最低气温和最高气温分别为-4.58°C(24°F)和4.18°C(39.5°F),而七月份则为23.4°C(74.0°F)和29.9°C(84.4°F)。年降雨量为909毫米(35.8英寸)。

饲养场所

V.W.将她的C. flavomarginata和其他箱龟及水龟混合放养在经过修建的后院中。院子分成三个主要部分。

首先是一个阳光充足的开阔区域,配有灌木,岩石和浮木,还有一个高出地面的水盆,龟可以通过爬上塑料的排水槽进入其中。临近这个区域的是一处26英尺长13英尺宽,避风的混凝土天井,可以在较凉的天气里供龟晒背之用,并有一个3英尺见方的龟舍,内设狗舍用的温控加热毯,冬天可将温度上升至24°C(75°F)。

另一个相同的加热龟舍位于相邻的一处14英尺宽,18英尺长的区域,顶上覆盖着明亮的玻璃纤维,并附有格子窗。此处栽种着大面积的植被,有一处带滤污器的瀑布,许多水盆和喷雾器,以供在干热的天气中使用。这里是她那些C. flavomarginata最喜欢出没的地方。

离开这个区域,经由格子窗上的一处开口,可到达一处6英尺宽,9英尺长,较为干燥的地方,其四周围绕着3英尺高的砖墙。

这里也有许多植物和杂草,是C.flavomarginata第二喜欢的地方。

在刚开始的三年里,每年冬季都把C. flavomarginata们移入室内。而今,它们全年都呆在室外,除非遇上特别寒冷的暴风雪,那时它们最喜欢的潮湿区常常会灌满风雪。在冬天,偶然也会发现个别的C. flavomarginata躲在加热的龟舍里。但一般,它们大部分时间都把自己埋在沙土中。无论是让它们冬眠,还是在冬季保持温暖,它们都能成功地繁殖后代。

M.J.C.将他的C. flavomarginata分两处饲养。正在繁殖的一对饲养在一个9英尺宽,13英尺长的场地中,并与另外两对正在繁殖的欧洲泽龟(Emys orbicularis)和东部箱龟(Terrapene carolina carolina)共处。

它们从1988年起就一直住在那里,每年冬天(也包括近年来因厄尔尼诺现象造成的气候异常期)它们都钻入肥堆里越冬。

一棵枝叶浓茂的柠檬树常年遮蔽住场地的一半。一方3英尺宽,4英尺长的池塘内是始终有水的。场地内还包括肥堆(主要是腐烂的落叶和刈修草坪时留下的碎屑),一大丛鹿草(deergrass,Muhlenbergia rigens)和一些供龟藏身的朽木。

另外3只年轻的成龟与4只湾岸箱龟(Terrapene carolina major)以及一对尚未成年的格兰德甜甜圈龟(Pseudemys concinna gorzugi)同住在一处6英尺宽,18英尺长的围栏里。一棵橡胶树和一些小型的灌木整日为它们提供遮荫,而到了下午,附近的建筑物遮蔽了整个龟场。

其内的装备布置,一如前述的亲龟住地的布置。C. flavomarginata们住在这里已有2到6个年头了。在夏季,两处场地内都有喷水装置每日洒水。

食物

C. flavomarginata是高度杂食性的。

V.W.的成龟嗜食蚯蚓、冰冻的幼鼠(解冻后)、蜗牛、蛞蝓和面包虫。它们也吃干的鲑鱼饲料,和泡过水的伟嘉干猫粮与罐装猫食;草莓、香蕉、甜瓜和番木瓜等水果;以及磨碎的胡萝卜、玉米粒和南瓜等蔬菜。而对绿叶蔬菜它们不感兴趣。

海螵蛸和鹦鹉用的矿质块可提供钙源。首选矿质块,并对雌龟和幼龟定期投喂。

M.J.C.每周三次按龟的消耗量投喂Purina鲑鱼饲料,干猫粮每月一次,而取自他自家花园中的新鲜水果(枇杷、苹果、无花果、油桃、草莓和番石榴)则每天供应。

每周提供一次葡萄叶和其他甜美的绿叶蔬菜以及野草。饲养场地内经过细心管理的肥堆,是供龟类们捕食无脊椎动物的现成来源,六月鳃金龟和蛞蝓是主要的猎物。偶尔它们还会进入池塘,吞食那些原本是投喂给水龟们的食物(鲑鱼饲料),但通常它们都在陆地上进食。

求偶

C. flavomarginata的求偶行为即精致又文雅, 永远都是作者们关心并引以为乐的一个主题。

尽管这可能包括了一些追逐和撕咬,但就龟的标准而言,它们的求偶行为,通常可算得是一桩温文尔雅的风流韵事,这是由雌雄双方通力合作而得的。

其中最令人注目的动作是,雄龟将像鹅那样伸长并抖动它的脖子。雄龟会向着雌龟的头部伸长它的颈部,将下颚贴近地面,并与地面相平行。进而让颈部上下起伏,在此过程中,它的头顶可能会摩擦到雌龟的下颚。这个行为有可能会重复数次。

有时候,它们接下来可能会有一番争斗:先是雄龟,后是雌龟,将会试图去追赶对方,追上后再将对方掀翻在地。雄龟会流出口水,并击打嘴唇发出声音,或是发出嘶嘶声。有些时候,这些嬉戏会变得比较严重。雄龟会开始咬雌龟背甲的前缘,然后摇动它,或是轻轻咬住雌龟的前肢。一旦雌龟固定不动了,并缩入甲壳,合上前缘,雄龟就会爬到雌龟的后方,并骑上它的背甲。

求偶发生于春末,夏季和秋季。没有人目击到过在水中进行的求偶或交尾行为。

V.W.曾观察到她的成年雄龟会攻击其他C. flavomarginata成龟和幼龟。但即使她的这些龟与许多其他的龟类混养,她也不曾看到彼此间发生过侵略或求爱的现象。

筑巢产卵

V.W.饲养的雌龟都在白天筑巢,并且所有的巢穴都在同一个区域。这个地点只受到晨光的照耀,而且土壤潮湿,易于挖掘。

它们可能在最终的筑巢产卵前要挖上好几个洞穴。这些巢穴大约有10厘米(4英寸)深。筑巢行为大约发生在三月至四月。

其中最大的一头雌龟(867克,1.9磅)产了好几窝卵,每一窝有2-3枚;在1996和1997年,其筑巢产卵的情况如下:

日期:产卵数量
05-20-96:3
08-06-96:2
04-10-97:3
05-05-97:3
06-15-97:2

V.W.一些较小的雌龟可能一窝仅产一枚卵,但大多数仍会在每年筑巢的季节里每隔1到2个月产下2或3枚卵。

M.J.C.发现的十个巢穴中有九个都建造在龟池内松散的土壤中,其上是柠檬树那浓密的树荫。第十个则位于2英尺开外的一根腐朽的桑木下。

尽管他只有两次直接观察筑巢的机会(完成于下午6:15和下午7:20),但这些巢穴相对较浅(最深10厘米),除去巢内的树叶和其他碎屑后,再用手指轻轻地探寻,便可以很容易地确定巢穴的位置。在有两个巢穴中,有一枚卵就在地平线的位置上。

在1997年以前发现的7处巢穴中,那只雌龟每窝产1到2枚卵。

在1993年,她筑巢后产下1枚卵,事隔两日,她再次筑巢产下了第二枚卵。而只有第二枚卵繁殖出了后代。

在1994年,1995年和1996年都只发现了一窝卵,每窝2枚。

1997年她它只产了一窝,3枚卵。今年(1998年)迄今为止,她已产了2窝卵,每窝3枚,期间相隔5周。

结合我们的经验,随着雌龟的长大,其产卵的次数和每窝卵的个数都有所增加。在18窝卵中,最大的为3枚卵,共有7次,占39%。由于龟卵比较大,一窝卵在雌龟的总体质量上就要占去相当大的比例。

因而,M.J.C.那头773克重的雌龟,在最近产下的一窝卵,共3枚,重54克,要占去它体重的7%。

尽管这头雌龟在1993年,连着产下了两窝卵(每窝1枚),但在正常情况下,每窝卵之间的间隔为3到5周。

龟卵

这些硬壳的龟卵呈圆柱形,相对比较大:38到52毫米(1.5到2英寸)长,13到25毫米(0.5到1.0英寸)宽,重量11到18.5克。

测量了8枚有繁殖能力的龟卵,其平均长度为50 ± 2毫米,宽度为22.5 ± 5 mm,重量为18.0 ± 0.5克。有繁殖能力的卵外观呈白垩样,过几天后,卵的中部会有一条白色的带子;很少有通体呈白垩样的。

人工孵化时,V.W.将卵放进一只塔珀牌的塑料容器,埋在潮湿的蛭石(蛭石和水的重量相等)中,加上盖子,盖子上刺几个小眼儿以利通风,孵化温度为28.3°C(83°F)。

在这个温度下,孵化期为68到85天。M.J.C.进行人工孵化时,也将卵埋入潮湿的蛭石(按重量计,2份蛭石加1份水),而蛭石则是放在一个塑料鞋盒里,松松地盖上盖子,最后再放入孵蛋器,温度则设定在28°C;但他通常都将卵留在巢内任其发育,不加干涉。

留在地下孵化的龟卵中有两窝卵,其产下的时间是明确的,经过75和90天后,稚龟们破壳而出。

稚龟及其照料

这些漂亮的稚龟,其背甲长度为31毫米(1.25英寸)到44毫米(1.75英寸),重8到13克,要比一般龟鳖的幼崽大上许多。

它们咬破卵壳,出现在那呈圆柱形的龟卵的一端后,便显得极为活泼和机警。孵化过程中通常无需人工干预。

在1997年, M.J.C.发现一只新出壳的稚龟在绕着场地奔跑,显得十分激动不安,有一条带状的卵壳收缩起来,紧紧地箍住其身体的中部。M.J.C.将它浸泡在温水中,10分钟后,卵壳破裂,再用镊子将其轻轻取下。这只稚龟生长旺盛,并像大多数其他稚龟一样,在5天之内开始觅食。

这些稚龟就象是成龟的翻版,只是小一些,扁平一些,但尾部相对要长许多。整体的颜色也与成龟相似,然而在许多稚龟和幼龟中,其缘盾和腹甲边缘的黄色区域,有明显的粉红色过渡带。

在卵黄囊被吸收以后,V.W.将稚龟们移入一个10加仑大的水族箱,箱内大约有半英寸深的水。水箱内布置了一块岩石供它们攀爬,有大量的塑胶植物提供遮挡,还有一个矿物质块。在水中投喂血虫,让它们开食。

罐装猫粮,再掺入浸湿的伟嘉干猫粮,放在岩石上。水箱底的加热毯和一盏聚光灯将温度保持在28°C(82°F)。每天换水,水的深度随着稚龟的日益强壮而逐渐加深。到稚龟六个月大时,它们可以在六英寸深的水中畅游,但是总要有一块地方可以它们爬出水面。这种方法可以培养出强壮,健康,背甲光滑的幼龟。六个月时,幼龟们移往室外的一处带有遮挡的,更为陆地化的环境。

此时,它们的背甲长度为60毫米(2.5英寸),重量80到 90克。移到室外以后,龟的生长速度开始缓慢下来。

M.J.C.将他的稚龟们单个地饲养在塑料鞋盒里,放上半英寸的水。其中一半的地方填塞着泥炭藓。这既可以当作稚龟离水时的一个“岛屿”,同时又可以作为庇护所,让稚龟们藏身其下。

鞋盒放在2英尺见方的陆族箱内,用Vitalite牌的荧光灯管提供照明,并靠定时器营造出12小时白昼,12小时黑夜的光照周期。在养龟的那间屋子里,白天的最低温度保持在25°C(77°F)。

一开始,将小蚯蚓扔在稚龟面前的水里,随后投入些许鲑鱼饲料。一旦稚龟开始进食,鲑鱼饲料即作为主食每天投喂。还可以用镊子夹着小蚯蚓诱使那些食欲欠佳的稚龟开食;蚯蚓会轻轻地抽打着稚龟的侧脸,直到被激怒的稚龟将其一口咬住,吞下肚去。这样几次下来,稚龟对蚯蚓就能欣然接受了,并且最终它将会接受所有由镊子提供的食物。

水每天都更换,但深度都保留在半英寸,直到来年春天,将它们移往室外一处居住着幼年盒龟的小场地。首批的少量稚龟曾直接饲养在2英尺见方的陆族箱内,其下有罐装土作为底材,再铺上成堆的泥炭藓和树皮。

一只浅水盆供稚龟们饮水和泡澡,并在每天早晚对陆族箱进行喷雾。为了保证每只稚龟都能吃到东西,就必须找到它们并移到水盆里进行喂食。

实践证明,用鞋盒饲养稚龟的方法是比较好的,它所需的劳动强度较低,更加卫生,避免脱水的危险,允许单个地饲养多个稚龟,并且在笔者看来,能够提供一个让稚龟们茁壮成长的环境。

生长

我们收集了一些数据(体重,背甲长度,腹甲长度,高度和宽度),这些数据来自笔者目前饲养着的所有黄缘盒龟,和另4只由第三方提供的藏品。

这其中包括19(5.9.5)只甲壳光滑,外观正常的个体,以及7(3.4)只身带残疾的动物,它们甲壳的生长有明显的异常,但其他方面是健康的。

体重用Ohaus三角衡梁天平来测量。背甲长度按其长径,最大甲壳高度在枢纽关节处,甲壳宽度也在枢纽关节处,腹甲前片和后片以及腹甲的总长则在中缝处使用测径器测量。

图1、图2、图3是分别为19只正常生长的甲壳的长度和最大高度,宽度和重量之间的关系的图形曲线。

图1:背甲长度与最大高度(有背甲长和壳高之间存在良好的相关性(R = 0.997)。该公式为线为:y = 0.5857x – 9.9742,其中y是最大壳高为mm x是背甲长度,单位mm。):

图2:背甲长度与背甲宽度(有壳高,壳宽之间具有良好的相关性(R = 0.992)。该方程为线为:y = 0.6652x + 6.5117,其中y是总壳宽度以毫米在铰链和x的电平测量是甲壳长度,单位mm。):

图3:背甲长与体重(有背甲长和(LN),重量之间具有良好的相关性(R = 0.983)。该方程为线为:y = 6.015e 0.0324x其中y是在克的重量和x是甲壳长度,单位mm。):

一般来说,背甲的长度和腹甲的长度之比略高于1,腹甲前叶和腹甲后叶的比例大约在0.7,稚龟和畸形要略高一些。

通过曲线的方程式能够从背甲长度,来预测龟身的高度,宽度和体重。甲壳畸形在野生的个体中极为罕见,甚或没有,但在人工饲养的C. flavomarginata中则是一种普遍的现象,这只是因为它们拥有更为广阔的生活和繁殖的空间类型。

甲壳畸形有很多种,但以扁平,异样增宽为最典型。

甲壳长度和高度及宽度之间的关系能够用于预测一头年轻的黄缘盒龟的生长情况是否正常。

而背甲长度和体重之间的关系则能够用于验证某一特定个体,就其大小而言,是否体重过轻。

健康

健康问题只出现在新获得的动物之间,它们或因饲主管理不力,或是不久以前刚进口到美国。M.J.C.最初那对龟的主人称它们不肯进食,事实上它们是饿坏了,给它们什么东西它们都吃。

2年前别人给他一只雌性的幼龟,外形丑陋,患上了“宽边帽综合症(sombrero syndrome)”,这是饲养在室内,和只投喂面包虫与从超市买来的杂和菜所造成的典型病症。经过2年的室外生活和营养丰富的饮食,现在她活得非常好,并能绕着院子奔跑。

有一对年轻的雄龟和雌龟,分别来于3年前和5年前,它们几年来都生活在高等学校教室中的玻璃缸里,底下铺的是阿斯特拉草皮(“这易于打扫。”)它们都发生了爪甲脱落(有一只龟的爪甲更是所剩无几),患上了脱水和营养不良。每天涂抹磺胺嘧啶银软膏治愈了它们腐烂的肢体,而健康饮食和户外的生活场地则解决了其余的所有问题。
V.W.那些新引进的C. flavomarginata曾出过问题。

和大多数宠物市场的动物一样,刚到时,它们可能需要大量昂贵的医药治疗。第一对龟的健康状况最为糟糕:它们患了严重的寄生虫病和各种各样的感染。治疗它们时,动用了抗原虫药,杀肠虫药,六种不同的抗生素,并不得不作了将近一年的管饲。而今,她对每一只亚洲箱龟都用甲硝唑和Oxfendazole作常规驱虫。

结论

给予正确的照料和环境条件,Cistoclemmys flavomarginata便能在圈养中茁壮成长,十多年来,笔者成功地饲养并繁殖了好几批的C. flavomarginata。

它们外观迷人,也容易相处。尽管有部分龟可能要花几年时间才能克服害羞的性格,但最终它们都学会了容忍人类的存在。而其他龟很快就学会了将人和食物联系起来,并带着贪婪的食欲,欢迎着它们主人的到来。

我们饲养这个物种能够获得成功,在于大家尽可能地提供了一个近似于自然环境的饲养场所。我们强烈地感受到这些动物应该饲养在室外,应该饲养在宽敞,而且植物丰茂的地方,在那儿它们无论是捉迷藏,晒背,求偶,游泳,捕食,或者只是感受着微风拂过背甲,都一如野外的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