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谈谈仿野环境下的喉》来自@鳞头大鳄

未经原作者同意请勿随意转载。


喉子入池也近一个月了。在这一个月中,每天都要在池子旁边呆上好几个小时,赏赏龟,摆弄摆弄环境,乐得其所。稍大些的仿野环境内的粗养没有小池子以及整理箱内的精养来的细致,更多的时候,龟是以一种灰头土脸的面貌呈现在我面前,更自然,更野性。

1413164sdk4m2gd1s2x4c2

我虽已尽量模拟野外的环境,但仿的再野还是少不了人为的干预。就拿饲喂来说,尽管池子里食物丰富,且皆为鲜活产品,赏龟时我还是会情不自禁地投喂少量的水果、蚯蚓、龟粮。

饲养空间一大,龟的活动量也大,食欲 也更旺盛。除了晒背睡觉外,剩余的时间龟全用在满池觅食上。

池子里荤的有各种鱼、草虾、龙虾、螃蟹、螺蛳、蚌、青蛙,素的有荷叶、睡莲叶、浮萍、菱角、金 鱼藻,足够一池子龟吃的了。

通过观察,我发现喉的植食性普遍要比草高很多,草或许还能吃些水果,但对叶子类的植物始终提不起兴趣。

令我郁闷的是,原先大头在池子里时长势还算不错的荷叶、睡莲叶,自打喉入池后,每天都以成倍的趋势递减,不到一星期,水面上已了无荷叶、睡莲叶的踪影,喉崽子们的破坏力怎是一个 “强”字了得。

看来今年喉子入池还是太早,来年要待荷叶梗变硬之后方能入池。

说完饲喂,再谈谈喉子习性上的变化

以前整理箱养喉时,喉胆很大,人来后基本上保持原状,该干嘛干嘛,有的见我来了,甚至游过来主动讨吃的,饲喂时也是只只追手。

我就误认为喉的胆子要比草大。但这帮喉崽子们一入池,基本都成了白眼狼

因为我的池子朝向院子的那面嵌有一块钢化玻璃可以透光,我可以看见龟,龟也能看见我。

每当天气晴好时,龟就爬到浮木上晒背。可每次我从院子里走过去,个个都如惊弓之鸟纷纷窜下水,等我靠近时,浮木上只留下些水痕。更甚的时候我从围墙外面走,离池子最起码有十米的距离,才露了个头,就听见扑通扑通的跳水声不绝于耳,再看时,浮木上只剩下几只呆头呆脑的大头还在悠然自得的晒着背,又是了无喉影。

想要在不惊动喉的情况下拍几张美照,动作得够轻够慢,要让喉觉得你的存在对其构不成威胁。不能说喉的胆子肯定比草小,但机警程度上喉绝对胜于草

我还注意到一点,不论草喉,均喜欢在水域中央的突起物上晒背。它们宁可选择在略显拥挤的浮木上叠罗汉,也不愿爬到岸上的宽阔地带舒舒服服的享受阳光,顶多在离水不远的岸边呆着,我想这应该跟离水近便于受惊后立即下水躲藏有关

141410t65lz5ad169utl5r

最后就是要说说仿野环境下喉体色的变化了

我从不担心我的喉爪尖、尾尖、底板有磨损,因为池底的淤泥可以提供强有力的保障,就算喉受惊后窜入水中的动作再大,柔软的淤泥也能有效的保障喉的身体免受破相之灾。

事实也确实如此,前天对池子里的喉逐一检查,入池前啥样现在还啥样,品相上没有出现不可逆的变化。

141509t1mddk1t4hjjj545

141512gfq7lf2xw02ajpjw

但有淤泥垫底的池始终没有白瓷砖来的光鲜,入池饲养一段时间后,大部分喉的体色尤其是头色变暗是无法避免的。

不过也有特例,例如下图这只母

141559whnli9lwknwi8onj 141605tlfhhzm6m9hfd6tt 141602onuokeydpdsii7ei

壳色非但没有变暗,反而更光洁了。

我总结了两点,一是基因是先决条件,二是阳光是变化因素

就拿这只母来说,本身的壳色就很黄,周围环境再暗,她的壳色也不会变的跟草一样;

其次,她是我所有喉中最爱晒太阳的一只,阳光是很好的发色剂。

同一饲养环境下,吃的是相同的食物,饮的是同一池子的水,个体间显著的区别也就是晒背时间的长短了。

而最不爱晒背的那两只体色跟头色也是下降的最厉害的,这里就不上陋照了。

万事开头难,一切还处于摸索阶段。以上这些文字仅是我个人经历后真实的叙述和浅显的看法,望老鸟们莫笑,新手们也莫以为真,你我共同探讨……

 


Jam

Jam

爬虫爱好者 reptilestar.com VX:sheng04318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