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自又酷又帅又会rap的黑潮兄,如需转载请联系本人,未征得本人同意请勿随意转载!侵权必究!


写在前面的一些话

这篇投稿主要是对2019年国外研究人员关于黄额闭壳龟的贸易调查的一篇报告的翻译梳理,有些不太能理解的段落我自己给删除了,不影响整篇文章的阅读和理解,因为水平有限,可能有部分语句读起来不是那么通畅,多多见谅。黄额在国内已经形成一个比较热门的宠物市场,但是对于他们在原产地的贸易的情况还是一片空白,想知道黄额闭壳龟是怎么一步步由商人到达玩家手里的话,请耐心看完本期吧。

濒危黄额闭壳龟的调察-论越南的贸易

(关键词:龟类贸易,越南,访谈,实地调查)

亚洲箱龟属(Asian box turtles);是亚洲最受威胁的龟类之一。我们在这里介绍对于2014-2018年对越南六省高级贸易商交易的闭壳龟类个体的调查,以及通过与交易人员面谈确定的交易个体的大概数量。

此外,我们提供了对在越南主要野生动植物救援中心进行的没收个体的分析。总体而言,观察到的交易个体数量相对较少(n=481),其中布氏闭壳龟(C. bourreti)是目前为止贸易中经常观察到的。

接受采访的交易人员估计大约有3400只个体在2014-2018年期间被进行交易。在2010-2018年的实地调查中观察到其中大部分为布氏闭壳龟(C. bourreti)。共有281只个体被送往野生动物救援中心。

这一较低的交易数量并不意味着目标物种的“地位”不存在受影响,因为他们的种群规模已经在越南灾难性地减少。

在广南省交易的布氏闭壳龟个体(a)

岘港市的布氏闭壳龟和一些黑腹闭壳龟(b)

越南北部广平省要出售的黑腹闭壳龟(还有一些锯缘闭壳龟个体)(c)

没收的黑腹闭壳龟,并于2018年将其转移到河内野生动物救援中心(d)。

该图板还展示了白马国家公园(承天顺化省) 中布氏闭壳龟的栖息地的一般视图(e)(f)

实地研究是在六个大城市进行的,越南各省,包括岘港,芽庄,河内,胡志明市,邦美蜀市和广南省(图2)。

这项调查是在2014年8月至9月、2016年4月、7月和2016年12月、2017年4月、2018年3月和9月进行的。每次调查旅行持续了10至20天。

图2.越南地图

1 =河内市,2 =河内野生动物救援进行实地调查中心。

3 =岘港市,4 =广南省谭基市。

5 =达叻省邦美蜀市,6 =芽庄市,庆和省 7 =胡志明市。

地图也显示了黄额闭壳龟在越南的分布范围及各个亚种的分布地区和重叠区域。

标记(?)表示该物种在此区域的部分尚未确定。

  • 标注区域为主要贸易地点。

(1、2粉色区域为黑腹闭壳龟分布地区,3、4橘黄色区域为布氏闭壳龟分布地区,1、2与3、4之间为黑腹和布氏闭壳龟重叠分布区域。5、6、7紫色局域为图画闭壳龟分布区域)

补充一个标注详细的中文版越南地图方便各位读者观看△

实地调查中,《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 Vietnam)和治朔山政府野生动物拯救中心(河内)给予明确授权,基于对活跃在宠物市场的越南非法交易者手中龟类的调查。我们通过Facebook联系到了这些商人(Pham et al,2019)。

两位共同作者(Leprince&Pham)进行了暗访,从2014年开始与河内的每个非法贸易商进行交易。我们还调查了其他商人在其网络中发布的龟类个体,商人们会将它们暂时存储在自己的私人住宅中出售。总体而言,我们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操作的大约20家商家中,对6家高级别(4级商家)商人手中的黄额闭壳龟个体进行了调查。

根据Pham(2018)的数据,在越南的每个公社中,至少有1-2个小型野生动植物贸易商(1级),每个地区至少还有1-2个较大的贸易商(2级),每个省至少有1个 2个贸易商(3级),每个区域通常有一个大贸易商(4级),该商人从较低级别的交易者处收集所有黄额闭壳龟个体。因此,我们的调查很好地代表了整个研究期间越南地区的龟类贸易量。

当进入商人的屋子时,我们问他们保留了哪些物种以及有多少个体。如果商人允许,我们为各种龟类个体拍照。我们还确定了每个个体的物种保护级别,并计算了交易个体的数量,还记录了他们的体型(甲壳长度)。如果交易者不允许我们拍照,我们便记录上述所有其他数据。我们还向受访者询问了以下信息:

  • 每只黄额闭壳龟个体来自何处?
  • 每只黄额闭壳龟个体的价格是多少?
  • 他们将在哪里出售这些黄额闭壳龟?
  • 他们使用哪种方式将黄额闭壳龟运送给客户?
  • 他们在哪个月份中获得最大数量的黄额闭壳龟?
  • 他们每年在该地区出售的黄额闭壳龟是多少?对于每年交易的黄额闭壳龟数量,还要求提供包括其所在省的其他商人的交易数量。

我们还访问了治朔山(Soc Son)政府野生动物救援中心(河内)的数据库,以查看有多少闭壳龟属(Cuora ssp)。警方因非法交易没收了这些个体,将他们转移到了救援中心。该救援中心是越南政府的主要救援中心,从贸易中没收后,所有受保护的野生动植物物种都可能被收容在该中心。在调查期间,中心收容了老虎,马来熊,眼镜王蛇和龟类等物种。此处提供的定量数据是由救援中心负责人在2010年到2018年期间获得的。通过χ2test(测定实测值与理论值间符合程度的一种统计方法)评估按物种观察的个体频率与按物种估算的个体频率之间的差异。

测定结果:

总体而言,我们观察到481个闭壳龟属(Cuora ssp)个体。研究期内越南的贸易情况(表1)。物种间观察到的个体数量显着不同(χ2= 270.2,df = 2,P <0.0001),在交易中比其他两个物种(黑腹闭壳龟和图画闭壳龟)更频繁地观察到布氏闭壳龟。根据进行的访谈,布氏闭壳龟也主导了交易标本的数量(χ2= 2219,df = 2,P <0.0001)(表1)。

表1.关于黄额闭壳龟所有属(Cuora ssp)数量的观察概要。本研究期间在越南从事贸易的个体。在此表中,显示了我们在贸易中直接观察到的个体数量,以及在访谈中猎人/卖方估计的(每年)个体数量,以及根据与交易者的访谈所得出的来源(省)。

  本文提供的数据来自六个省市的六个高级商人(4级)。我们发现,龟类个体主要来自居住在自然保护区附近的猎人,然后从地区和公社卖给当地商人,直接将其收集在猎人的村庄中。例如,岘港的第4级商人声称他通常从不同来源(例如Song Thanh自然保护区(广南省)以及Sao La自然保护区和白马国家公园)向当地商人(第1级和第2级)订购布氏闭壳龟个体。

翻译|黄额闭壳龟贸易调查插图
△Sao La自然保护区

此外,他甚至声称他从老挝订购了黄额闭壳龟,然后通过南江县的边境门将其非法进口到越南。同一位4级商人声称,他通常从广治省和河静省地区的3级和4级商人那里订购黄额闭壳龟个体。

相同的信息也由第三方独立提供。采访了芽庄市(庆和省)的4级贸易商,从而证实了其可靠性。这些黄额闭壳龟在前往中国之前,大多数人在岘港,广治和河内等城市被出售(表1)。许多个体也通过Facebook出售(Pham等人,2019)。

所有六个4级交易员都同意,每年2月至8月是猎人收集黄额的高峰期,因此表明这是这些爬行动物的活动的高峰期。这些数据与Espenshade III和Thien Duc(2000)的采访数据非常吻合,数据表示了4月至9月之间的主要捕抓季节,根据商人的说法,黄额通常是被狗狩猎到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很多WC个体的壳有很多咬伤和爪痕,相同的方法在多年以前的WC黄缘身上也有使用) 贸易商为每只黄额个体标出的价格因年份,地点和种类而异。黑腹(C.galbinifrons),布氏(C.bourreti)和图画(C. picturata)的平均价格分别为159.09美元,134.09美元和209.09美元。根据商人的说法,黄额的运输从乡村到城市的交通方式主要是乘公共汽车。黄额还经常通过公共汽车,汽车和火车出口到中国,并且通常通过谅山市(位于直面中国广西的越南北部,北距中越边境18公里,南距越南首都河内130公里),广宁和老街等省份非法通过与中国的政治边界。

2010年至2018年期间在治朔山(Soc Son)野生动物救援中心共观察到281个个体(表2)。在我们的实地调查中,布氏闭壳龟在交易样本中占主导地位,然而数据表明在全部获救的个体中,有60%以上是黑腹闭壳龟(C.galbinifrons)。(作者他们自己实际观测到的布氏闭壳龟交易数量是最多的,但是在保护中心的数据里,救援的黄额里有60%是黑腹闭壳龟,这点会在后面说明原因)。

△表2.在2010-2018年期间,没收并转移到越南河内Soc Son救援中心的黄额闭壳龟数量。

讨论:

我们的调查显示,实地调查(布氏闭壳龟是迄今为止交易量最多最频繁的物种)与Soc Son救援中心的调查(黑腹闭壳龟占据60%,模式亚种)之间存在明显的差异。我们认为,实地调查确实反映了真实的情况,即布氏闭壳龟是迄今为止越南交易最多的闭壳龟物种,因为它可能也是黄额闭壳龟中最常见的亚种(Pham等人,未发表的观察结果)。救援中心中的黑腹闭壳龟占优势地位可能反映了越南目前的执法情况,根据当地法律只有黑腹闭壳龟被充分保护。因此,大多数官方救援的闭壳龟数据都与该物种(黑腹闭壳龟)有关,因为黑腹是唯一可由警察当局从商人/个人处没收的闭壳龟物种。

总体而言,与对其他亚洲国家/地区交易的闭壳龟物种的巨大预估数量相比,本研究记录的交易个体的数量非常少。

据估计,每年出口约200万个体,官方配额仅为18,000个个体,因此表明大多数龟类未经申报就出口了。 但是,Schoppe(2009)的数据(200万个体)与安布闭壳龟(Cuora amboinensis)有关,而与本文研究的黄额闭壳龟物种无关。根据UNEP-WCMC CITES贸易数据库,正式交易的闭壳龟数量为2,377只活体动物,其中包括1984年至2014年的17只黑腹闭壳龟个体。在2000- 2003年,记录在贸易中的黑腹闭壳龟数量香港有15,000个(Cheung&Dudgeon,2006),而同期,《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仅记录了全球有73个个体被交易。

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市场调查记录了在食品市场上观察到1,826只动物,在中国广州(2008年至2011年)当地宠物贸易中记录的另外1,944只动物,这些人为全球宠物贸易市场提供产品,以及提供到中国传统医药市场(McCormack&Stuart,2016)。

越南的数据仍不确定,但在1999年,估计有150只黑腹闭壳龟在从越南中部到河内的卡车中被查获。总体而言,我们的结果表明,至少在与来自其他地方(Schoppe,2009)提供的数据进行比较,越南目前的闭壳龟非法贸易水平相对适中。但是,在这项研究中,交易的龟类数量相对较少并不意味着这种减少的贸易不会影响目标物种的状况,因为越南的种群数量已经灾难性地减少了(IUCN,2018; Stanford et al,2018)

以上就是本次投稿所翻译的内容了,原文章链接放在这里,需要的朋友可以自行下载 (http://www.turtle-sanctuary.org/wp-content/uploads/2019/07/Observations-of-threatened-Asian-box-turtles-Cuora-spp.-on-trade-in-Vietnam.pdf)


附上黑潮兄的二维码:

翻译|黄额闭壳龟贸易调查插图(1)

Jam Sheng

ReptileStar站长、爬行动物爱好者